主页 > 文化生活 >致那些令我们失眠的点子——电獭实验室创办人专访

致那些令我们失眠的点子——电獭实验室创办人专访

致那些令我们失眠的点子——电獭实验室创办人专访

相信 Inside 的读者们对 维基百科、Facebook、Google Docs、Evernote 与 GitHub 都不会太陌生。网路让协同作业甚至远距离工作都变得简单许多,更不用说那些人们用来整理想法和计画的工具。上週我们在 〈
 当然,现实世界的情况比较像这样 XD

人们总是渴望记录,文字、声音、影像…… 相信各位读者都有一种经验:点子很多,但最后不是忘记就是没有好好整理——苏芃翰也是,他说自己受到苹果 Mac 与微软 Surface 介面的启发而想出了 PasteWall。

2007 年苏芃翰先告诉谢纶自己心中关于 PasteWall 雏型的想法,谢纶很惊讶苏芃翰想的点子跟他当时在 ptt2 个板提出来的东西无论是时间点还是想法都很相近,甚至兴奋到失眠,后来谢纶认识了昂图共同创办人高祯阳,与他分享完 PasteWall 的点子后,没想到日后反而是高祯阳在背后推着两人前进。

团队

虽然 PasteWall 最初的点子令兴奋到睡不着,但当时还是学生的两人有各自的事情要忙,谢纶是 SOHO 族,苏芃翰大学毕业后选择直接攻读博士,而且两人那时都不懂所需的技术。在高祯阳的驱使之下,好不容易到了 2009 年两人才找到后来电獭的技术长,写下第一行程式码。

不过谢纶与苏芃翰的团队直到 2010 年才开始有个样子,有了六个固定班底。但若要说全力冲刺,还是要到谢、苏二人离开 flyingV、成立电獭之后才真正开始,目前电獭的团队共 20 人。

跟台湾其他新创公司一样,电獭也是靠着接案的收入来支撑产品开发。不过谢纶透露,今年七月起已开始减少接案,逐渐将公司的资源凝聚到 PasteWall 上。

设计的减法最难

我们知道设计产品时总有取捨,谢纶则认为如何确保核心不因减法而受损是关键,每次做出「减法」的设计决定都是一种挑战,例如 PasteWall 的介面一路从三维、二维一路减到只有一维即是一例;他们也决定在介面上先拿掉代表每张便利贴之间关连的「线」。开发 PasteWall 的过程中,电獭先提供北科大与政大一小部分课程学生使用 PasteWall,再依据教授与学生的建议作调整。

从打造 PasteWall 学习到创业的一切

谢、苏二人告诉我,他们并非想创业而做出 PasteWall,而是为了完成当初另他们失眠的点子而创业,PasteWall 教会了他们关于创业的许多事。他们相信自己的团队都是因为受到 PasteWall 所要完成的目标所吸引而加入,「不推出 PasteWall 不罢休」谢纶很肯定的说。

由于产品即将在 11 月 16 日上线,我问苏芃翰是不是即将鬆一口气,他说:「不,还没,还没到我做研究可以用的地步。」

追本溯源

几年前 Kickstarter 带动群众募资热潮,数十万美金甚至「百万美金」等级的专案屡见不鲜,而台湾今年也出现几个募资达百万台币以上的群众募资案例,像是 flyingV 上的 飞行腕錶 、 路跑系列 专案和啧啧上的 3D 成型机 等等。

而 flyingV,其实就是当时谢纶与苏芃翰脑海中计画的最终型态,按照他们的计画,点子的汇聚最终将会走向群众募资,而如今他们离开 flyingV 后筹组电獭股份有限公司,为的就是要回到原点,让当初那个让人失眠的点子成真,完成「PasteWall」。

这是「电獭实验室」写在 Facebook 上的自我介绍,他们能不能顺利推出 PasteWall 实现自我期许呢?11 月 16 日就会由使用者来告诉他们。

致那些令我们失眠的点子——电獭实验室创办人专访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