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I懂生活 >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坦率地讲,夏洛特黄蜂队在1988年夏天扩军进入NBA时所展示于众的队服比NBA历史上任何一种队服都具有前所未有的突破性。从着名的时装设计师到古怪的配色方案,从球衣上的竖条纹到球裤上的「褶皱」,篮球世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队服,事实上在职业运动时代也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队服。

译者注1:1988年,NBA扩军,迈阿密热火队和夏洛特黄蜂加入联盟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在30年后的今天,黄蜂队的原始队服依然具有招牌,它既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,也在接下来的10余年里,为各项主要职业体育赛事中的不少于12支的扩编队伍,提供了蓝绿色或紫色队服的设计灵感来源。无论如何,它不断流行开来。我们採访了球员、球队高层以及设计师本人,以追溯从队服的创作,到它逐渐引领新潮流再到成为永恆经典的历程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缘起夏洛特

Alexander Julian(男装设计师):有一天,我和黄蜂队老闆George Shinn都认识的一位银行家打电话给我说:「你愿意和那个刚得到夏洛特NBA特许经营权的家伙谈谈吗?」我说,「当然愿意。」如果你像我一样在教堂山出生和长大,在我们德罕市,如果你不喜欢篮球,他们便会孤立你。

译者注2: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所在地,美国篮球十大名校之一,Michael Jordan的母校。

Tom Ward(黄蜂营销副总裁):你要明白,夏洛特没有职业球队,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NBA永远不会在这里得到发展,「这是一个焦油踵人的国度,他们只关心大学篮球。」

译者注3:北卡罗莱纳焦油踵男子篮球队是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分校的球队,被认为是NCAA史上最成功的篮球队之一,焦油踵人是北卡罗莱纳人的外号。

Kelly Tripucka(黄蜂前锋,1988-91):对于NBA,这里的人们真的犹豫不决。这更多的是大学篮球市场。

Julian:George说:「Julian,你愿意为我们设计队服吗?」我说,「当然愿意。」他说:「我们能付得起你的薪资吗?」我说:「这是我的荣幸,我会免费设计它们,但我要得到卖球衣收入的5%。」我不了解NBA的制度有多複杂。他说他做不到,然而我也不想搞砸这笔交易,所以我说:「George,如果我把这些设计的所有权和你交换每月5磅卡罗莱纳烤肉,你觉得怎幺样?」这是一种认可我的贡献的方式,一种表达我对这篮球之城的忠诚的方式。全国所有的报社都这件事进行了报导。我最喜欢刊登在《华盛顿邮报》上的标题:《时装圈:Julian为职业球队设计队服,薪水是猪肉。》George变富了,而我却变胖了。

色彩搭配

Tripucka:我们听说Alexander Julian参与了球衣的设计工作。我们不知道球衣将会被设计成什幺样子。也许从我们的角度来看,我们认为它将逐渐变为一个噱头,而我亲切地说那并不是我们的专长。当时的NBA并不是这样做的。

JR Reid (黄蜂前锋,1989-92):这一切都很酷,Julian作为一个卡罗莱纳人,他与教堂山有着密切联络,而且他还是一名国际设计师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Spencer Stolpen(黄蜂队总裁):在那之前,塞尔提克队球衣是绿色的,尼克队球衣是蓝色的,它们都是硬彩。Alexander Julian将柔和的颜色引入NBA。

Bob Scheer(Carl Scheer之子,黄蜂队总经理):我知道我爸爸会欣然接受的,毕竟他是创立扣篮大赛和ABA全明星赛的人,所以他喜欢创新。

Julian:球队将使用建筑师常使用在舞台上的颜色:卡罗莱纳蓝、白、蓝绿色。我说,「这不是问题,蓝绿色和紫色都是我的招牌颜色。」问题是,建筑师和George所谓的「蓝绿色」实际上是一种我称之为野鸭的颜色,而不是蓝绿色。当我去见他时,我说的第一件事是,「我不能用这个,这不是我的招牌颜色。「你让我来设计队服有原因的。我认为应该把我着名的东西用在队服上。」蓝绿色和紫色就是其中的两种。

Tripucka:紫色和蓝绿色,我真的很喜欢它们。我认为它们是很棒的颜色。

Stolpen:你必须意识到,在那个时候,这些颜色是不同的。Alexander告诉我teal不是形容词,而是名词;过去我们会说:「它是水鸭蓝(teal blue)还是水鸭绿(teal green)?」他说,「不对,是蓝绿色的(teal)。」他开玩笑说它曾经是一个名词,但我们把它变成了专有名词。

Julian:我的一个儿子曾经告诉他的同学我发明了蓝绿色。他们以为只要有人用它,我就能得到版税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设计历程

Julian:我希望我设计的所有东西都能展现出设计美学和一些小巧思,这些都是让我的品牌流行起来的元素。我知道这很让人难以置信,但第一件竖条纹polo衫是我设计的,这就是竖条纹出现在队服上的原因,它们实际上是针织的,而不是印花的。我并不希望球裤是条纹的,因为我想让它看起来像运动服,所以我只在球衣上加上条纹,而球裤上没有。我运用了多种颜色装饰,我经常在我设计的毛衣和针织衫运用这些装饰。并且它们是第一款球裤上有褶皱的篮球队服,这也许会是最后一款。

Stolpen:最初的条纹队服总共有六种颜色,这完全吓坏了NBA官方,他们不知道如何製作这种队服。而且我们的短裤上有褶皱,这是绝无仅有的。但我们坚持了自己的立场,联盟也找到了能够生产这种队服的製造商。

Ward:感谢上帝,他们没有让像我这样的人参与设计之中,否则会把设计搞砸的。但当队服设计出来的时候,NBA里还没有人见过这样的东西:百褶球裤、有竖条纹的球衣还有队服的颜色。我们刚展示出这些队服,其他球队便纷纷开始模仿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Julian:我把它设计成很酷的运动服。从心理学上讲,当你穿上一些让你看起来不错的衣服时,你会表现得更好。

Tripucka:我的意思是,篮球服能被设计的有多少新意呢?

揭晓仪式

Scheer:为了第一个赛季,我们做了很多準备,而队服是其中的关键。我当时就在新闻记者会上,Kelly Tripucka身着这套队服进行了揭晓。教练员、队员的揭晓都是重要的事件,而队服的揭晓是最重要的事件之一。

Tripucka:他们邀请我去纽约,让我像所有超模一样走上T台(笑)。我不知道我要做什幺。我和妻子去了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些队服。他们非常独特,这毫无疑问。

Ward:我还清楚地记得Tripucka首次走秀的情景,他走上舞台,脱掉穿在球衣外面的衣服。当他出来的时候,我们都说,「哇,这太不一样了。」

Julian:得体很重要。如果你看过我和Kelly在新闻记者会上的照片(见下图),我把它放大挂在了教堂山我们家的店里。孩子们进来,他们看到照片上短裤,他们说,「天哪,看短裤多短啊!」我告诉他们不争的事实:那些短裤足够长且宽鬆,以至于全队球员在第一场比赛前就把它们捲起来缩短了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Tripucka:这套队服上有很多褶皱,当队服上有褶皱时,我们需要把球衣上的褶皱熨平。但从得体的角度看,熨过的球衣穿起来像气球一样,看起来很傻,而且太长了。

Muggsy Bogues(黄蜂后卫,1988-97):它们很独特。这是一套竖条纹装饰的球衣配上褶皱球裤。我们不知道它们将如何被认可,但它们是很独特的。

Stolpen:布料有点重,我们的球衣基本上无袖的,但不是背心。如果球员们有糟糕的表现,有人可能会责怪球衣。

Tripucka:最重要的是,那些球衣又重又热。你出的汗越多,它们就越重,而且它们并不透气,然后它们会变得有点鬆软。它们被汗浸透后变得很重,无法保持衣形。儘管如此,他们并不丑,这是一个很棒的色彩搭配。

Julian:球员们都穿着球衣上场打球了。Bogues是个很不错的人。Kelly也很棒,而且很好相处。我想Dell Curry曾说过,这不像是穿着篮球服,而是一套很酷的装备。他们觉得很酷,把他们打扮的很好。这就是我的看法。

市场营销

Stolpen:当我们加入联盟的时候,我们知道市场营销将在一段时间内比产品本身更重要。

Tripucka:虽然很不愿意这幺想,但是我们知道将会有很多损失,但同时,联盟试图支援我们,想让联盟变得更加开放,更加热情。

Ward:这是一个新的球队。我们所做的一切,包括赠品、促销,都是为了让人们牢记我们的颜色、标识和品牌。我们打破了规则。

Julian:我和我最好的外部平面设计师一起设计了这个标誌,我把它用在短裤上,像是一个皮带扣。我记得George告诉我,「我想要一只凶狠的虫子。」那套原始球裤上的大黄蜂很凶恶。

Stolpen:Alexander认识Jim Henson的女儿Cheryl,她为我们设计了吉祥物雨果。我们一起製作了一个适閤家庭使用的包装。这是一个孩子喜欢的颜色,一个讨孩子欢心的吉祥物。男女老少都会喜欢、佩戴我们的吉祥物。

人声鼎沸

Stolpen:在我们第一个赛季的12月23日的比赛中,这一切完美融合在一起,那是我们首场全国直播的比赛,对手是Michael Jordan领衔的公牛队。Kurt Rambis投失了绝杀球。所有人都看了比赛。在那之前,人们并不知道黄蜂队。他们看到了我们的颜色,看到了这令人兴奋的场面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Ward:虽然第一年我们的战绩只有20-62,但球衣还是卖光了。黄蜂真的变成了属于卡罗莱纳的球队。我们完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从那时起,购买球队周边商品的人络绎不绝,商品常常供不应求。人们开始了疯狂抢购。

Stolpen:在那年年底,我们惊讶地发现,我们是NBA球队周边商品销量最好的球队。

Julian:我不知道我设计的队服会成为联盟的销量冠军。我记得当时George刚完成第一次中国之行。他说:「这个小男孩戴着一顶黄蜂队球帽。我找了个翻译问,‘你喜欢黄蜂队吗?’他说,‘不,我喜欢帽子的颜色’。」

Stolpen:那年年底,我们去看了一场尼克队的比赛,Spike Lee戴着一顶黄蜂队的帽子。并不因为他是黄蜂队的球迷,而是为了展现他的个人风格。

Bogues:我跟你说,它之所以成为热门商品,是因为这种蓝绿色和紫色不仅引起了夏洛特城的共鸣,而且风靡全球。在日本和中国,你到处都可以看到穿着夏洛特黄蜂队的先发球衣的人们。你就会感受到它巨大的影响力了。

名垂后世

Ward:它是多方面结合的产物。颜色非常独特,非常时髦。然后我们开始拥有一些时髦的球员,像Muggsy Bogues,后来的「大妈」拉里-约翰逊和阿隆佐-莫宁。

Mike Spitz(纽约一家古董店「复古队服」(Mr. Throwback)的老闆):对我来说,最具代表性的球衣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末的经典:黄蜂队、暴龙队、灰熊队的球衣。对于黄蜂来说,颜色很酷,当然还有那些细条纹。作为一个篮球运动员,你会记得穿着黄蜂队队服的「大妈」、Bogues、Alonzo Mourning、Anthony Mason。在很大程度上,当你想起这些球员的时候,你就会想起他们穿的球衣。作为一个收藏家,我真的很喜欢它们。

夏洛特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

Reid:这套队服太棒了。作为黄蜂队的一员,能够穿着那件风靡全国的蓝绿色球衣打球是一种巨大的荣耀。

Julian:我认为「模仿是最真诚的讚赏。」在我的行业里,如果你不被模仿,说明你一无是处。而且我感到无比自豪的是,它们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。更让我骄傲的是,我儿时崇拜的偶像之一Dean Smith给我打了电话,祝贺我设计的队服取得了成功。并希望我重新设计一遍焦油踵队队服。现在我设计的菱形图案出现在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所有体育专案上。

译者注4:被篮球名人堂称为「传奇教练」,他最传奇的经历就是作为北卡罗莱纳大学焦油踵队的总教练,36年的执教生涯获得创当时记录的879场胜利。

Bogues:Alexander Julian对于这些队服的设计工作做得非常出色。从来没有东西可以媲美它。这就是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,要特立独行,不随波逐流。在当时,我们就是这样的人。他设计一套特殊的队服,在30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谈论它。

Ward:和其他很多球队不同的是,它是我们队的最初的队服,并不是慢慢改进而来。我想这就是它们有持久力的原因。它们一直是黄蜂队史的一部分。

Tripucka:现在,它是一种象徵。几年前,当山猫队宣布更名为黄蜂队时,我对Michael说:「这将是你做过的最明智的事情。」当他们宣布这一讯息时,我正好在城里,在球馆外站着数百人,他们都穿着黄蜂队的老球衣。它伴随人们一同成长,人们想重新拥有它。

Julian: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总冠军,但我们拥有极高的球衣销量。


原文来源:SLAM – RYAN JONES

译文来源: 经典之作:口述光辉历史,黄蜂队球衣的创作之路 – Russell0W @虎扑翻译团

译者专栏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