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S生活圈 >女孩,应该吃空气跟讚美就能活下去吧?《食物如何改变人》

女孩,应该吃空气跟讚美就能活下去吧?《食物如何改变人》

女孩,应该吃空气跟讚美就能活下去吧?《食物如何改变人》

碧‧威尔森(Bee Wilson)

译|卢佳宜

  我们童年有关饮食的经历,会陷害我们的余生走进破坏性的饮食型态。在一些家庭里,对女孩施加减肥的压力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我最近和一个四十多岁快满五十岁的职业妇女谈话,她说自己曾一度饮食失调。每次她打电话回家,不论孩子或自己的工作发生了什幺事,她的母亲开口问到的第一个问题依旧是:「妳瘦了吗?」她的朋友兴高采烈地开玩笑说,当她的母亲离开人世,她便会永远地停止「溜溜球节食法」。她觉得自己多年来处在暴饮暴食的困境中,是为了反抗自己成长的一种表现,但这最终成为了自我惩罚的一种方式。最后,在她四十多岁时,她找到一种健康的饮食方式,能够维持身形──不必採取妈妈希望她去用的节食方法;但得规律地摄取美味的沙拉、烤鱼及味道浓郁的汤,而这些又不会令她觉得剥夺了享受美食的权益。她持续这幺做来维持身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而且,她觉得可能很快就能回到那个没有父母叨扰,要她吃少一点东西的时光。

  就像许多父母亲出于关怀而做的事,对女儿施加压力,要求她们减肥并不会有好的成果,反而会招来许多负面的后果。有证据一再显示,让孩子处在对自己身形不满的情况下会引来更高的风险,她们会过度担心自己的体重、沮丧、暴饮暴食及饮食失调。在一项研究中将近三分之一的十五岁青少女母亲,鼓励她们透过极端的体重控制行为来减肥(包括服用泻药、催吐、跳过不吃某几餐、用抽烟来代替某一餐,以及吃减肥药等),相较而言,仅有百分之五青少女的母亲,未鼓励他们节食。家人对过胖的女孩「取笑体重」,也有类似的后果。有一项研究发现,经常被亲友取笑身材胖嘟嘟的女孩,比起那些较有客气多礼的家庭,更有可能求助于大吃大喝。即使这样不能使你打消暗示女儿瘦下来的念头,那至少该想一想:这方法可能是行不通的。对于体重过重的孩子而言,若双亲会向其施加节食的压力,将使得他们五年后仍处于过胖的高风险。

  该向女孩施加体重的压力,是较多人会有的心态。在「食」的这一块领域,可以感觉到男孩与女孩的不同之处。无论我们实际上有没有兄弟姊妹,我们的文化强烈地暗示我们应该依照性别来选择合适的食物。英国美食作家奈杰.史莱特(Nigel Slater)在他的回忆录中讲述到,「对于男孩来说,有些事情是绝对禁止的」。作为一个八岁大的男孩,史莱特觉得自己受到选定的对待方式,被贴上柔弱的标籤。「爱心(Love Hearts)和极好(Fab)品牌的冰棒是给女孩吃的…而且,没有一个超过六岁的人是不对飞碟感兴趣的。」许多食品广告仍然针对男孩和男人传递男子气概的讯息。「拿出男人的样子来!」被强烈当作肯德基双层汉堡的广告口号来诉求,好像男孩内在可能藏有懦弱的一面──不相信自己能够吃完含有两个完整的鸡肉汉堡、培根片、起司、生菜和一坨美奶滋。

  有些食品也是传递出女孩更适合吃的讯息。根据《经济学人》的报导,在日本,当女性和老闆应酬时,她们「被允许饮用加有大量苏打水的梅子酒来代替啤酒」,这就好像是说:女人不可能喜欢啤酒胜于稀释的梅子酒。这样的想法从运动场上更显然可见,男孩是一定想吃跟脚掌一样大的酿肉三明治;而女孩应该渴望吃的是糖、香料,还有所有讲究的东西。在体型变成两倍大之前,女孩知道有些食物附了「不该」一起吃的配菜。她们知道「纤瘦」是一种讚美。她们明白了如果有女孩不对巧克力敬畏三分,是有点奇怪的事。

包装成男性认同的角度,调整成女性喜欢的口味

  男孩和女孩对食物有着不同的反应,并非全是没有根据的说法:男孩和女孩所摄取的食物,肯定在生理上形成差别。从一方面来看,男女之间存有令人烦恼的事实。在运动的程度和规模在大致相同的情况下,男孩比女孩需要更多的热量。根据新的育儿指南,一个七岁大的男孩比起同龄的女孩,一天大约需要多摄取一百卡路里的热量(男孩一千六百三十卡VS.女孩一千五百三十卡)。到了十八岁,男孩和女孩所需热量的差距,一跃增加到了近七百卡(男孩三千一百五十五卡VS.女孩两千六百六十二卡),相当于额外吃进一餐所获得的热量。而对女孩施压,要求吃少一点,以及单纯提供不同份量的食物,这两种作法是有所差别的。如果我把十六岁儿子(身高六英尺十吋)吃的同样大份量食物,餵给我那身高一般(和同龄女孩相当)的十二岁大女儿,她会没办法吃完那幺多的东西。这不是吝啬、小气;而是数学的问题。

  另一个更令人吃惊的生理差异是:男性和女性在进食时,大脑显示了不同脑部活动的反应。举例来说,柠檬酸的酸味被发现在女性的脑岛(insula)和丘脑(thalamus)产生更明显的反应。总体来说:女性在嗅觉及味觉上,比男性还灵敏,而且记忆力也胜过男性。而这种较强的敏感性,可能使女性较为挑剔。许多研究表明,多数女性对食物存有负面的看法,而且更有可能因为尝起来不对味,就拒绝再吃。行销专家布莱恩.鄂比克(Bryan Urbick)曾在食品业花了许多年的时间,与具有消费者代表性的一群儿童从事产品开发的工作,他平均一年会在欧洲、北美洲、中美洲、亚洲及中东地区访谈四千个孩童。横跨这些不同的文化背景,鄂比克发现女孩和男孩对食物都会做出「强烈、反覆的反应」,但男孩在味觉及触觉上的敏感度常常比女孩低。鄂比克发现,「如果你尝到的食物是合女孩子的味,那幺你大概也尝到正合男孩胃口的东西」。然而,当谈到食品的品牌时,情况是整个大相逕庭。鄂比克建议食品开发商在将目标消费者设定为男孩和女孩时,产品的包装和品牌应该偏向男孩。「女孩较容易接受『男孩』的商品,而男孩更容易拒绝太『娘娘腔』的东西。」

女孩,应该吃空气跟讚美就能活下去吧?《食物如何改变人》

  当你想到有「娘娘腔」和「适合男孩」的食品时,就会觉得这个想法很可笑。由主厨西蒙.瑞默(Simon Rimmer)在二〇一三年的一本食谱书中,写了一篇标题为「是谁决定男人爱馅饼、派,而女人喜欢鹰嘴豆泥」的文章。不过,即使我们坚持拒绝这种幼稚的想法,还是很难不去内化、接受有些食物较适合某一性别的人,而且做出相应的选择。我们往往会自动地将营养丰富的肉类与男性联想在一起,并将轻食的沙拉和甜点与女性做一联想,况且这些刻板印象已被複製到不同的文化之中,如法国和日本。当美国大学生被要求说出哪些食物分别适合男女吃,他们欣然地回答:牛排、薯条、洋葱和硬糖(hardtack candy)适合男性,而茅屋起司(cottage cheese)、桃子、舒芙蕾及法式薄饼则是适合女人的食物。此外,从此调查还发现,一些青春期的男孩很是提防娘娘腔的吃法,尤其有朋友在身旁时—真正的男人不吃舒芙蕾。

  这些有关适合男孩与女孩食物的想法,无情地翻倒了我们个人对食物的喜好。在二〇一三年,有一研究小组利用所调查的资料,依据性别的不同来探讨两性对「慰藉食物」(comfort food)的想法。他们发现「男性较喜欢能暖和身体、丰盛、与正餐相关的抚慰人心之食物(如牛排、砂锅菜和汤),而女性偏爱的则是更多点心类的食物(巧克力及冰淇淋)」。有不少女性也认为蔬菜是能抚慰人心的食物。研究人员表示,男人对全是热腾腾的餐点感到自在舒适,很可能是这样的料理能给他们一种回到儿时的感受,特别是当他们已「习惯了有为他们準备好的饭菜时」。另一个性别的差异是:男人倾向在吃完自己喜爱的牛排这道抚慰人心的食物之后才感到「健康」;女性则在吃了冰淇淋、饼乾和巧克力后感到「罪恶感」。所以,女性的慰藉食物甚至没有安慰到她们,也就是说:一整个浪费了。

  依照性别来吃东西的社会压力比我们所设想的更为严重。首先,它破坏了进食的乐趣,而这是难得的好意图。女性常常会节制自己去点她们可能真的很想吃的料理,因为她们觉得这是不恰当的。据报导,日本女性对寿司都有强烈的渴望,但是她们并不常如所愿地吃得尽兴,也许是因为它被看作是一种能填饱肚子(吃粗饱)的男性化食物。根据一项针对英国消费者在外用餐的行为调查发现,女性可能会说她们很享受在餐厅吃牛排,但她们最终在点餐时,却不常像男性一样选择牛排,因为牛排对她们来说太昂贵了。绝大多数的时候,女性在外用餐时会选择白肉,而男性则偏好红肉。在谈到食物时,我们认为这没有什幺问题,因为我们已被驯化,接受男人爱吃红肉的看法。

  但是,如果有人需要红肉(有人会争论没人有这样的需求),对象不会是男人,反而是青春期的少女。我们依照性别而将食物分类的态度,鼓励男孩和女孩在进食时违背自己身体成长的真正需要,所以是极为有害的。这使得我们以错误的方式来摄取食物。女孩比男孩需要摄取最能提昇血红蛋白的食物。而且,在沙拉和蔬菜的摄取上,男孩比女孩更为不足。「女孩的食物」和「男孩的食物」是可能危险的愚蠢说辞──它阻止我们发现餵养男孩和女孩的真正问题。

  在全球各地,不论富有还是贫穷,肥胖还是瘦弱,数以百万的青少女都有贫血的症状,因为她们在日常饮食中没有摄取充足的含铁食物,以补充身体所需的份量(从八毫克到十五毫克),当她们开始有月经时,甚至有更多女孩耗尽了体内的铁质,使得自己的身体内完全没有库存;而这可能造成她们容易疲惫、头痛,认知能力受损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,全球有两百万人缺铁。也有许多成年男人及男孩患有铁缺乏症,只不过与年轻女性患者相较,是不成比例的。在开发中国家,铁缺乏症造成了最严重伤亡人数,有五分之一的妇女在分娩时不幸死亡(时常是因为大出血;怀孕的妇女所需的铁质是青少女的两倍)。但是,在一些国家这也是很普遍的情形;而你可能预期当地女孩是「吃得好」的,而非只能靠着吃莴苣和巧克力过活的刻板印象。

  一项从二〇〇一年所做的欧洲调查发现,在瑞典年龄介于十五岁~十六岁的女孩,其中有多达百分之四十的受访者已耗尽体内所储存的铁质(相对于同年龄的男孩来说,仅有百分之十五的佔比);在丹麦,年龄介于十六岁~十七岁的男孩,只有百分之七的受访者有相同的健康状况,而同龄的女孩,比例则有百分之二十。在中国,根据二〇〇七年一份有一千零三十七个青少女的抽样调查,结果发现百分之四十点四的受访者有缺铁症状,另有百分之十九点五的受访者是完全贫血。要吃到足够富含铁质的食物并不容易,可透过短期补充铁剂(可能会有便秘和噁心的副作用)和增加早餐穀物麦片的营养成份。到目前为止,含铁最丰富和「生物可用度」最多的是肝脏(一个三盎司的鸡肝,含铁十一毫克),其次是红肉(六盎司的沙朗牛排,大概含有六毫克的铁质)。在与茶或咖啡一起服用时,会损害铁质的吸收;而维他命C则可促进铁质的吸收。

  一个青少女突然把早晨喝的柳橙汁换成咖啡,还变成素食主义者,而且早餐不再吃蛋(因为蛋是男孩的食物!),这些举动可能会令她发现自己遇到了麻烦。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成为严守素食主义者或者素食者:在美国大约一百万的严守素食主义者中,有百分之七十九为妇女;至于一般的素食者,女性占了百分之五十九。有许多好的素食食材含有大量的铁质,包括南瓜子、坚果、香料、绿色蔬菜、黑糖蜜、乾果、蛋黄、豆类(如白肾豆)、麦麸及全麦麵包。问题在于孩子一时冲动变成素食者,也不太可能养成正确均衡的饮食习惯;非肉类的含铁食物,也不是很容易被人体吸收,所以素食者可能比食肉者需要更多的铁质。女生患有贫血症状的最危险族群,是那些节食瘦身者和素食者:在二十世纪的九〇年代,年龄介于十一岁~十四岁的英国素食女孩,其中在过去一年里曾试图减肥者,有百分之四十三处于低血红蛋白的水準,而未节食的素食者只有百分之十五被检验出低血红蛋白,至于未节食的食肉者,血液中血红蛋白过低的比例仅有百分之八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体重过重者也同样处于贫血的高风险。问题不在于她们吃了多少食物的量,而是所吃的食物好坏(质量)。根据一份针对伊朗青少女的抽样调查发现,儘管体重过重的女孩所摄取的食物热量超过了身体所需,但实际上,她们可能比其他人更容易贫血:百分之三十四点一(体重过重的女孩)比上百分之二十七点八(其他人)。这些女孩没办法从以碳水化合物为主且营养不均的三餐中,获得足够的铁质。在比萨、冰淇淋,或者是洋芋片中,甚至在德黑兰街头所贩售的最新流行食物,都没有富含铁质的成份。

  发生贫血的情形可能是缺铁的缘故,而且也是体重过重所导致的后果。缺铁似乎会透过减少体内的肉硷含量,来减缓新陈代谢的速度。从事有氧运动并补充铁剂可以产生逆转的效果,但贫血的女性是做不来有氧运动的。如果贫血的青少年对在跑步机上慢跑表现出兴趣缺缺,这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缺铁会使人感到头晕目眩,难以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的前面(或者,像我在生完第一个孩子时,感到眼前一片白花花,这也使我觉得自己有贫血)。

  有太多超重的青少女被家人施加压力,要求减重,但实际上,她们真正所需的是更有营养的食物。各种身材的缺铁女孩都需要被「增强体质」,这是令人安心的说法;在饮食上,可以多吃煮得半熟的蛋和全麦吐司、深绿色的蔬菜、用锅子煎侧腹牛排、羊肉砂锅、烤沙丁鱼,以及丰盛的义大利蔬菜浓汤,或者黑豆辣椒。简而言之,这些女孩需要吃所谓的「男人食物」。如果她们仍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需要巧克力,她们应该从几乎含有大量的糖和植物油的廉价牛奶巧克力棒,换成实际含有百分之七十可可的黑巧克力,这幺做可能实际上对她们有益(一条三十克重的黑巧克力棒含有五毫克的铁)。

  但是,几乎没有人谈到要为女孩打造强健的体质──这些喜爱精緻小巧的蛋奶酥甜点的人,应该能够在吃空气和恭维声中生存下去。

(本文为《食物如何改变人:从第一口餵养,到商业化浪潮下的全球味觉革命》部分书摘)

女孩,应该吃空气跟讚美就能活下去吧?《食物如何改变人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食物如何改变人:从第一口餵养,到商业化浪潮下的全球味觉革命》 First Bite: How We Learn to Eat

作者: 碧‧威尔森(Bee Wilson)

出版:大写出版

[TAAZE] [博客来]

上一篇: 下一篇: